【为精神分裂症】为精神分裂养女圆一个家的梦母爱故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8 06:14: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岳云鹏

【--】

  一个25岁未婚女子,原本打算为不能生育的师父养儿防老,收养了一个弃婴。可没想到,女儿竟患有先天性精神分裂症。正当她为女儿四处求医时,家里又诊断出一名精神病人。四面楚歌,她突然决定为女结婚……

  25岁女孩拾弃婴当“未婚妈妈”

  1986年,20岁的徐君孤身一人从嵊泗来到上海闯荡。初到上海,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劲儿,经人介绍认识了做自行车零件生意的董麟阁。老董比徐君大整整23岁,是个精明能干的生意人,心眼活儿,点子多,徐君便拜他为师。两人一起租了房子,亦家亦店做起了小生意。

  徐君的灵巧勤劳加上老董的聪明灵活,两人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当时也算得上是个“万元户”。工作上,老董对徒弟徐君悉心栽培,工作之余,老董像父亲疼爱女儿一样对徐君呵护关怀。

  徐君也常常为师父打算。一次聊天中,徐君提出了憋在心中很久的疑问:“师父,啥时候找个师母啊?”老董沉默了半晌,道出了其中隐情。原来老董曾经在煤矿工作,因为一次工伤事故,不仅腰部受到重创,更严重的是丧失了生育功能。由于身体缘故,老董至今孤身一人。“还是师父帮你留意着吧,年纪也差不多了。”见徐君有些悲伤,开朗的老董马上扯开话题,羞得徐君两颊绯红。

  然而,年轻的徐君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一个不知来历的孩子,一个女人最向往的爱情,在她心中变成了一堆不会复燃的灰烬,甚至生活会变得孤苦,不安,艰难。

  1991年1月的一个清晨,徐君听到门外有一个脆弱的哭声。她循声而去,看到一个婴儿,被旧棉袄包裹着,头戴红色三角绒线帽,正无助地哭着。婴儿是个女孩,瘦弱得像个病猫,因为啼哭久了,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涨红的小脸蛋,紧攥着的小手,像在反抗一开始就如此残酷的命运。

  徐君心里一阵疼惜,她想马上把孩子抱在怀里,让她的小身体感觉到有人爱护。可是,她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自己还没有结婚,孩子跟着自己肯定要被人说闲话……她也知道自己的性格,自己太喜欢孩子了,一旦把孩子抱起来就可能放不下了。

  突然,她想到了老董。现在自己尚能照顾他,可将来呢?对,收养这个孩子,将来老董也能有个照应。她满心欢喜地把孩子抱到师父面前,告诉了师父这个“喜讯”。

  “不行!”原本通情达理的老董摸了一下徐君的脑门,“你瞎逞什么能?”老董的话像一盆冷水,将徐君的一腔热情扑灭。她顿时觉得很委屈,听着怀中孩子的哭声在起起落落,脸庞因为哭叫憋得通红,徐君的心也随着孩子哭声起伏不定,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老董见状,忙表示还有商量的余地。徐君趁势向老董述说了自己对孩子的同情和喜爱并保证由她来带大孩子。这终于勾起了老董的怜悯之心,答应收养这个孩子,并给孩子取名叫董金晶,小名晶晶。

  随着晶晶的到来,徐君的生活里笑声不断。小晶晶十分可爱,不到3岁时只要电视里的音乐一响,小屁股一扭一扭就无师自通地跳起舞来。时间一长,徐君就逗她:“晶晶,长大了干什么?”孩子把小脑袋一歪:“当舞蹈家呗!”那口气别提多自信了。

  有时候,看到天真无邪的晶晶用稚嫩的声音叫自己“妈妈”,叫老董“爸爸”时,徐君甚至想过在爱情这个字符上画一个叉——尽最大努力把晶晶培养成才,然后再考虑自己的婚姻问题。

  可以说,徐君的心里是充满希望的,这希望就在晶晶一天天长大的脸上。

  晴天霹雳

  养女竟患精神分裂症

  7岁那年,徐君把晶晶送到一所小学读书。晶晶和别的孩子一样,天天上课,堂堂听讲,可是总像心不在焉的样子,听了一截,忘了一截,根本没法跟上别的小朋友的学习进度。

  在学校里,经常会有一些不懂事的小朋友指着晶晶说:“别看你的头发梳得好看,书也不会读。”渐渐地,晶晶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一次,邻居张阿姨来串门,晶晶看到有客人来就一声不响地搬个小凳子坐到墙角边。不管张阿姨和她说什么,她都斜着眼睛默不作声。张阿姨有些急了,觉得孩子有些不对劲,刚想开口问点什么,晶晶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揪着自己的头发直跺脚。

  孩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情急之下,徐君带着孩子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孩子竟然是先天性精神分裂。徐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全身怔住了,拿着诊断书僵僵地站在原地很长时间。怎么可能?孩子不过是反应慢些。会不会是误诊?孩子再怎么看都不像精神分裂啊,她半信半疑地走出了医院。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让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从医院回来的那个晚上开始,晶晶大小便失禁了。更糟糕的是,老董陪她玩耍时,她只要一不顺心,就拿起铅笔使劲地戳自己的额头,歇斯底里地揪自己头发。

  面对这样的情况,老董懵了。自打认识以来,师徒俩从来没有红过脸。可这一次,老董有些不乐意了:“当初说养儿防老,这下可好,下半辈子我得伺候她。”徐君坚决地说:“7年来,晶晶带给我们多少快乐?谁会料到孩子变成这样?我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两个人僵持不下,一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那天,两人辗转反侧一夜难眠。徐君脑海里晶晶天真无邪的神情挥之不去,“孩子,我会尽最大努力为你治疗。”此时,老董也是思前想后,“那么多年的感情确实难以割舍,晶晶的病情还不是很重,真要是把她一个人扔在精神病院,也真是狠不下这个心。”

  第二天一早,两人商量下来,决定带晶晶到上海最大的精神卫生中心。晶晶服用进口药,56元一粒。徐君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在她看来,家里还有些积蓄,只要女儿能好,花多少钱都值。

  刚开始,徐君不敢让左邻右舍知道女儿精神分裂。她心里总觉得,晶晶会好起来的,一个女孩子要是让人知道曾经得过这样的病,将来会抬不起头的。可晶晶每晚都会把床单尿湿,无奈之下徐君只能买了一台取暖器,每天早上悄悄地把床单烘干,然后把自己或老董床上干净的床单换给晶晶睡,而徐君和老董则睡在烘干却带着些尿臊味的床单上。

  每个周末,徐君都“正大光明”地将家里的被褥、床单、垫被统统清洗一遍,晒在太阳下。繁重的劳动,使得徐君那一双原本纤细柔软的手,变得粗糙不堪,尤其到了冬天,双手肿得很厚,血红血红的,手背上裂着像刀割似的口子。

  春天是精神病的多发季节。有一次晶晶发病,整整一天不停地从床上跳到地上,再从地上跳回床上,徐君和老董两人担心孩子体力透支,只能轮番上阵,按住晶晶不让她动。可没想到,直到凌晨,晶晶还精力旺盛地睁大着眼睛,不停地扭动身躯。

  漫漫长夜对普通人而言,意味着甜美的梦乡,可对这样的一家人来说,却是一段难熬的时光。徐君的心里像有几根线牵着,为女儿的病情,也为日益拮据的经济状况。自从孩子生病后,两人再也无心经营生意,而这一年多的治疗已经花去了两人一大半的积蓄,可晶晶的病却看不到明显的好转。

  徐君也曾经后悔过,或许不是当初的决定,她现在可能会拥有一段令人憧憬的爱情亦或是已经嫁为人妻,有一个健康的孩子、幸福美满的家庭。而老董至少有些积蓄,下半辈子的吃穿也不用愁,可如今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而缥缈。但人的命就是这么赶巧赶上的,她和晶晶的感情已经让母女俩无法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