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梦中金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1 12:36: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蒋献辉 配图:木心



去县西南百十余里,有旧域名寺岗头地方,现名金岩,与永定接邻。境内山川南北纵横,两条10余公里山脊,宛若长龙起伏。无出奇山峰,多丘陵沟壑。展望四境林木丰盛,两山脊之间,孕育一条小小溪流,唤九都溪,东流50华里入大河。沿途南引北纳,极尽蜿蜒曲折。数百千户人家,绕河而居,或远或近,或隐或没,高低错落。既为县城边陲,土汉杂居,民居风格却日新月异。对河两岸多以索桥相连,钢缆锚定两端,凌空飞悬,便利相互来往,只是摇晃欲坠,令人提心胆战。


溪尽入澧水,有一出名大镇,因地而名“溪口”,是一块红色浸染土地。沿溪上行,如看风景得弃大道,或过便栈,或涉浅滩。两岸山峰苍翠逼人。偶见毛色花灰相缀秧鸡,出没忙碌于田间地头,似不怕人,低低啼唤无可拟比。


我是做梦,都不能到金岩地面去的。有一个朋友,为人颇诚恳。形容既然过于玉树临风,又能为赋新诗,自然风流倜傥,骨子里先天透就一股浪漫气质。多年前即开网恋先风,将四川幺妹泡来做老婆,目下而今早开花结果,二孩也已嗷嗷待哺。然而其首先虽为教书先生,然后是诗人,但更其不失为本地最好的“王婆”,于家乡风光物事,不单流于笔端,往常我们偶相与时,更是细腻矜夸。倘若春上来吧,便有竹笋、竹鸡或者岩蚌。黄麂与野猪,则须到冬天下套或赶山。野味腥臭大,须多多放进大把辣椒、桂皮、八角、茴香,细煨慢火,浓香顷刻四溢开来。



然而他绘声绘色地描摹形象当中,最爱却是夏天里在九都溪做渔夫。是将那丝织的小浮网,拦住溪口,往河中间石头乱掷一气,小鱼于惊慌失措时,四下乱蹿,便糊涂撞入网间了。但最妙的是背了捕鱼机猎团鱼。往水边大岩缝,或者水底沙砾堆中,电流轻轻一探,你得仔细瞧着,那东西纵然慢性子,却也狡猾得很。触了电,水面泛起一个大泡,它便自岩隙或沙砾中急急奔出,大者有三两斤,有时一次能捕三五只哩。

“可是,不怕咬住死命不放么?”这时轮到我迫不及待地打探询问了。先前不知哪里 听来的故事,倘若不小心让团鱼咬住手指头了,是一定要雷打,它方肯松口来的……


“哪里的话!那原是唬小孩子的。大热天下水洗澡,千万不可随便去掏岩隙,提防五步蛇缩在岩缝里纳凉,那麻不溜秋五短身材东西,毒性倒极大……”诗人淡定地笑道。

金岩这样小小的地面,紧邻张家界,团鱼如其野生,能换到数百元一斤,所以设法捕捞的便多。有扛了猎枪,枪膛内填满铁砂,溯溪上行,遇有深潭,便用了守株待兔的法子,团鱼等到人静,会从石隙或沙砾中爬出来浮上水面透气。它万料不到岸上阴险,砰地一声枪响过后,团鱼头部身体嵌进许多铁砂去,顷刻即要命或重伤。


真是惊耸动人的连篇故事!


唉!谁让它如许金贵的呢?为了象牙,可以射杀密林沉静的大象;为了谋皮,可以活剥高原羚羊,不惧它腹中尚怀着幼崽;可以灭掉大海自由游弋的鲸鲨,单是为取它背上的鳍做一碗鱼翅汤……

“可惜药"闹"了,去年发大水,待水退后,一个人中溪放"闹",直到溪口,单是团鱼,就换了一万多块哩!碰巧还捡到一尾十来斤重娃娃鱼,有许多年不见它踪迹,小儿似地哇啦哇啦叫,倒很碜人心。又刺手,不容易脱手……”朋友惋惜地回味。然而待至中午,在餐桌上,当团鱼和秧鸡端上来时,我们不约而同伸出筷子来尝鲜,大快朵颐。我们不自觉间无数回充当了暴殄天物的帮凶与推手,并且见怪不惊。当血腥已成为家常,所以也就不觉怵目,并且日渐变得自私,麻木,理所当然。

时光如书页轻轻翻过,我还时常回忆,我们沿了九都溪上行,左右两侧皆是对耸山峰,头顶一线细长的青空,仿佛天空也流淌着细长河流似的。待人烟稀薄,田地也渐稀落了,我们便弃车岸行,沿途磕绊曲折。遇有深潭地方,我便立于突兀大石之上,心底怀了无限期望,自然这希望是团鱼能浮上水面来换气,无所顾虑。未末同样天真未泯,赤脚下到水边去,翻开大石头寻螃蟹。然而这八爪横行的东西现在也稀见了,游鱼与王八更是难觅踪影。唯有涓涓细流不语,水牛俯首吸水,信步吃草,漠然凝视,且听风吟。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