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理学霸被“忽悠”学生物,险些转行卖保险,30年后竟成学术大明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26 07:37: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全文共4133字,建议阅读时长4分钟 |

 

转载公众号:SME

微信号:SMELab



“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


如果封它为“21世纪最能忽悠的一句话”,恐怕有不少生物学子会举双手双脚赞成。

 

但实际上这句话并不是21世纪的“大忽悠”,因为它在30年前就已经开始发功了。

 


上世纪80年代,一位数理学霸顶着全国数学竞赛河南省第一名的头衔被保送到清华大学。


当时他冲着“五道口工程技术大学”的响亮名号,心目中首选的是热门的机械专业。

 

结果遭不住清华老师“生物化学是21世纪的科学”的猛烈游说,阴差阳错地上了生命科学这条船。

 


不感兴趣、成绩下滑、乃至考试不及格,他无数次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


迷茫和困苦不断纠缠,一直到做完博士后才隐约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20年后,迷途的青年摇身变为清华大学副校长,成为了生命科学领域最耀眼的明星——施一公

____________

 

说起来可能难以相信,作为曾经的数学竞赛第一名、现在的学术明星,自卑伴随施一公走过了人生的很长一段时间。

 

施一公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长大,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来在河南各地奔波。


在他年幼时,哈工大毕业的父亲因种种原因到乡下当起了农民,家庭的生活条件并不富足。

 

施一公与父母的合照


但父亲的优秀并没有被职业所掩盖,施一公从小就觉得父亲无所不能,只要父亲在什么事都不用担心。


当然也正是有这样一个优秀的榜样才渐渐拔高了施一公心里对自己的要求。

 

1977年恢复高考,父亲激动地开始给家里的孩子辅导课程,无论是数学、物理还是化学都样样在行。


那时候家里穷,父亲晚上点着油灯,用粉笔在地上推演公式,把表哥表姐和大姐都送进了大学。

 


父亲辅导哥哥姐姐的记忆一直刻在施一公的心里,也塑造了他争强好胜的性格。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可施一公却总压不住秤那一头装满“优秀”的秤砣。


在高中以前,他从来都觉的自己不够别人聪明,在很多事情上都更加努力。

 

初中的时候,班主任鼓励施一公报名参加1500米,结果报名的当天就紧张得大腿抽筋,到比赛前才恢复。


但比赛的时候,枪一响他就冲了出去,整整领先了100米,结果最终被倒数第二名甩开了300米。

 

好强的性格有时候也会起到反作用,不过在那之后施一公倒是将长跑的习惯保留了下来。

 


还有一次上化学课,施一公神游的时候老师正好讲到“勒夏特列原理”,结果课后他自己看书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懂。


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崩溃,自卑的情绪就像书本里的油墨味一样阴魂不散。

 

唯一能给他安慰的还是遗传父亲的超强数理天赋,参加全国数学竞赛是找回信心的最好机会。


在天赋和勤奋的共同作用下,施一公如愿获得了全国数学竞赛的一等奖,也是河南省的第一名

 

法国化学家勒夏特列


清华、北大等名校纷纷抛来橄榄枝,都承诺可以免高考保送入学。


当时施一公考虑的是北大的物理系和清华老牌机械系。

 

但从北京远道而来的清华招生老师却另有建议,他告诉施一公:生物化学是21世纪的科学


第一次听说生物还能与化学联系在一起,施一公顿时觉得非常新奇,想了一想也觉得的确潜力无限。

 


争强好胜的性格再次作祟,紧追最前沿的领域才更容易做出最突出的成果。


于是施一公就被“忽悠”进了生物科学与技术系,选择了一条充满艰辛的奋斗路。

 

实际上施一公是清华生物系复系之后的第一届本科生,一共不过34人,其中大半都和他一样是各学科竞赛的保送生。

 

此前清华的生物系相当辉煌,但在1953年院系调整时并入了北大,31年后才恢复。


作为复系后的第一届学生,施一公和他的同学们都是清华遴选出的精英。

 


有些同学甚至在第一次见到系主任的时候就开始打听近年诺奖中生命科学领域的情况。


这样的氛围让施一公感到压力极大,但好强的性格又不允许自己退缩半步。

 

但是生物这门学科对于施一公来说确实有难度,他的遗传学和细胞学课程在班上都只中下水平。


然而,施一公却找到了特别的刷成绩技巧,他修了数学的双学位,靠数理上的优势来弥补生物成绩的不足,竟还真让他的成绩一直保持在系里第一。

 


本科的经历让施一公对生物感到深恶痛绝,也根本没有将来做学术的打算。


之后突如其来的一场事故更加打消了他对学术的兴趣。

 

1987年,施一公的父亲被疲劳驾驶的出租车司机撞倒,司机第一时间就将他送到了医院。


可是医院也不知哪来的规矩,非要缴500元押金才能抢救。

 

等到司机苦苦筹来钱返回时,施一公的父亲就因没有及时救治而一命呜呼。

 


这件事对当时本科三年级的施一公打击非常大,他倒并不怪罪那位出租车司机,而是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的变化。

 

他曾经在凌晨跑到学校旁的圆明园里哭喊,甚至想过去报复那家医院见死不救的医生。


但后来他想透彻了,再多的悔恨和埋怨都无济于事,只能靠实际行动去改变这个社会。

 


因为成绩优秀,施一公得以提前一年本科毕业,一心想着从政改变社会。


没有门道就先从经商做起,当时还和清华签了合同到香港去做商业公关,但因故未就业却先失业。

 

施一公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的考验,索性心里一横出国去读生物学博士!


没想到却再次感受到了生活的恶意,英语差、生物难,有一门考了3次成绩还是越来越差,从52分跌到22分。


为了保住奖学金这个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施一公不得不央求老师放他一马。

 

读博的前两年,施一公一直非常萎靡。


和现在许多大学生一样,平时精力非常充沛,可一看文章、一听讲座就犯困,睡到结束的掌声响起。

 


期间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转专业,数学系、计算机系又或者是经管系,哪一个系都比生物系要适合自己。


每当到最纠结的时候,多年前清华老师那句“生物化学是21世纪的科学”又会回荡在耳边。

 

最终施一公还是坚持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坚持了下来。


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做的研究也能出成果,还是可以在学术界混口饭吃的,开始找回了一些信心。

 


尽管如此,直到博士毕业施一公也并没有决定走学术研究的路线,还对经商抱有想法。


还心血来潮去面试了大都会保险中国区的首席代表,差点就成了中国第一批卖保险的销售。

 

从1985年进入清华开始,施一公和生物学打了10年的交道,挣扎过彷徨过,迷茫过绝望过。


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走学术这条路,为21世纪的科学奉献终生。

 


用“守得云开见月明”来概括施一公的学术生涯再合适不过了。


从1995年加入普林斯顿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开始,他的学术生涯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样迅速攀上高峰。

 

博士后课题尚未完成他就被聘为助理教授,一年后创建独立的实验室研究细胞凋亡机理。

 

对细胞凋亡的研究意在解决一些棘手的人类疾病,也是施一公从事结构生物学*研究的初衷。


阿尔兹海默症、癌症都是由于细胞的凋亡程序出现了异常导致的。


*注:结构生物学是以生物大分子特定空间结构、结构的特定运动与生物学功能的关系为基础,来阐明生命现象及其应用的科学 


正常人的脑部与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脑部


简单地来说施一公的工作就是通过研究细胞中的突变蛋白质,来了解阻碍细胞的正常凋亡的原因。


从而找到重新激活细胞凋亡的途径,从源头治疗这些困扰人类的不治之症。

 

施一公领导的实验室主要结合X射线晶体结构生物学以及生物化学的手段,系统地研究了细胞凋亡的发生和调控机制。

 


杰出的贡献也让施一公生物领域声名鹊起,还当选了华人生物学家协会会长。

 

但他也并没有单纯地沉浸在学术当中,“一公”的名字时刻提醒着他要完成父亲“一心为公”的责任。


“千人计划”刚提出,施一公心里就暗暗下了决定,要回到祖国为社会出一份力。

 

与此同时,这一年他也晋升为普林斯顿大学生物系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


但他依旧拒绝了高达100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毅然辞去了教职,执意要回到清华大学。

 


施一公的到来让清华告别了学术低产期,高质量的论文产出堪称“及时雨”。


之后弟子颜宁的加入更是锦上添花,两人的高质量论文产出甚至比得过一所优秀大学。

 

到2013年,施一公光是发表在《Nature》、《Science》、《Cell》这三个顶级期刊上的文章就多达41篇!


当选美国双学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也如探囊取物。

 


另一方面,施一公参与的社会工作也如他的头衔一样越来越多。


他积极为学术界发声,抨击高校学生专业选择“金钱至上”的浮躁风气。

 

也不断地以身作则,鼓励大家“一心为公”而不是贪恋眼前的“苟且”。

 

响亮的发声当然也遭到了许多争议,他甚至被一些媒体贴上“愤青”的标签。


但施一公却从不会质疑自己所做的这一切。

 


也许就像当初的那句“生物化学是21世界的科学”。


那位老师并不是未卜先知,因为他知道有这群优秀人才坚定的信念,任何学科都有机会在未来大放异彩。

 

施一公当然也知道,信念和坚持才是成功最重要的因素。


*参考资料


顾淑霞,周襄楠. 施一公:少年壮志不言愁[J]. 留学生,2010,(Z1):26-29. 

施一公. 我是河南人. 科学网,施一公的个人博客. 

施一公. 从清华生物系再出发. 科学网,施一公的个人博客. 

本刊综合. 施一公:一心为公赤子心[J]. 发明与创新(大科技),2014,(07):32-33+1. 

施一公. 如今的社会,关注点狭窄到不可思议[J]. 新理财(政府理财),2016,(10):90-91. 

红枫.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父亲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J]. 好家长,2016,(01):4-5.

钱炜. 施一公:归来8年. 中国新闻周刊, 2015.12.24.

 ____________


有缘的人终会相聚,慕客君想了想,要是不分享出来,怕我们会擦肩而过~

预约、体验——新维空间站

《【会员招募】“新维空间站”1年100场活动等你来加入》

有缘的人总会相聚——MOOC公号招募长期合作者

《【调查问卷】“屏幕时代,视觉面积与学习效率的关系“——你看对了吗?》


本文编辑:慕编组成员(张晓微)


产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MOOC”公号转载、编辑的文章,编辑后增加的插图均来自于互联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对文章观点负责,仅作分享之用,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内审核处理。


了解在线教育,
把握MOOC国际发展前沿,请关注:
微信公号:openonline
公号昵称:MOOC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