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夜话:药物保健=自残自害(下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0 18:34: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四、药物保健=慢性自杀

1、药物保健是养殖业的慢性自杀:

在合理使用抗菌素药物上,要树立的一个理念就是:

① 抗菌素药物只能用于抗感染治疗,没有预防疾病的功能。

② 抗菌素药物不能用于促生长,更不能用来进行所谓的药物保健。

药物保健实际上也是抗菌数促生长药物的一种扩大和加深,从长远意义上讲,抗菌素促生长药物也要禁止,这里不得不揭示抗菌素促生长作用的秘密。

药物保健在养殖业中,用量最大、最早、最广泛的当属肉禽和水产养殖,肉仔鸡在短短的40几天生命里,体重迅速增至5斤左右,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药物保健”。传统上,雏鸡阶段的免疫防御,主要依靠种母鸡的母源抗体和后期自身及时免疫发育,并且二者要有效顺接。但事实上首先种鸡场在母源抗体保护上往往做不到,导致仔鸡前期发病多,而业界管理是仔鸡前7天的死亡算是种鸡场的责任,种鸡场不但要承担的经济损失,而且不利于其品牌信誉。于是总结了一个障眼法,就在仔鸡出壳后,送客户前,所有仔鸡都打上一针长效抗菌素,就算母源抗体保护不够,7天内却可极大地减少病菌感染死亡,于是在药商的大力推广下,几乎所有种鸡场都会用了。7天后死活就不管了,但恶果就像前面章节所述,会导致仔鸡免疫发育迟缓,后期发病率更高。但7天后的发病死亡,养殖户往往认为是自己养得不好或大家都感叹的是病毒病菌太厉害的原因。怎么办呢?又有了对策,就是所谓的“疫苗、兽药双保健”。在动物免疫发育迟缓情况下,将疫苗注射提早,尽管不会产生有效的特异性免疫,但可以造成免疫耐受,使以后就算有病毒感染,动物免疫机制不能识别,抑制了免疫反应;同时使用高剂量的抗菌素药物保健,短期内屏蔽了免疫机制对病菌感染的免疫反应;二者同时也大大迟滞仔鸡的免疫发育。

免疫反应和免疫发育是影响动物食欲和生长速度的,但在疫苗兽药滥用的模式下,正常的免疫发育和免疫反应被抑制,仔鸡几乎所有资源都用于增重,所以仔鸡短期内像打了气一样,疯狂生长,40几天即可达2.5公斤,每公斤体重的药物普遍超过1元。但这样的方法有严重的后果,就是随着动物的日龄增长,免疫反应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强,病毒病菌持续感染越来越难以掩盖,40天以后,仔鸡会不迭的发病死亡,很难养过8周。所以到了40天左右,无论价格如何,养殖老板总是恐慌不迭的出栏,否则损失巨大。所以很多时候肉仔鸡是一边发着病一边被运到屠宰场的,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在肉仔鸡只生活40几天,药物保健在肉鸡上的长期运用,算是“成功经验”。但从更长远的后果分析,最终药物保健还是要摧毁肉鸡养殖业。

肉仔鸡药物保健的成功经验发起得早,1990年代底就成熟了,现在已是成熟产业。但药厂要把肉鸡经验搬到养猪上就不那么灵光了,原因是猪是更复杂的哺乳动物,再者商品猪的饲养期远远长于肉仔鸡的40天,到出栏一般要5-6个月之久。所以在养猪药物保健使用中,往往伴随着高热病等恶性死亡,只不过没人将二者联系而已。蛋鸡饲养期更长,78周淘汰,几乎1年半时间,要推行药物保健既花费不起,“反向螺旋”的恶果更难以掩盖。所以很少有药厂敢于在蛋鸡养殖上推广药物保健,就算有试着推广的,也难以产生肉仔鸡和猪上的欺骗效果。所以在“肉鸡、猪、蛋鸡”三大养殖的药物残留中,蛋鸡是最干净的,猪次之,肉鸡最严重。水产养殖可能类似于肉仔鸡模式。

药物保健在养猪的担忧不但是陷入了一个犹如吸毒的慢性自杀的死圈,而且对遗传育种也是灾难性的,现代育种本来就不平衡,倾向于增重速度、料肉比等生产指标的选择,忽视内脏与免疫功能的保护。只就二元母猪的繁育讲,如果长期介入药物保健,养育的后备母猪外表亮丽,内脏和免疫功能先天低下,那么在三元商品猪生产阶段,将面临恶性循环的灾难性后果。

    药物保健对养殖全行业来讲就是慢性自杀。从免疫健康的四个台阶理论来看,药物保健不但破坏了动物的个体抗病力,削弱了继承免疫力,而且造成一个养殖场低群体免疫力的状况,这是猪场容易传染病爆发和流行的关键。同时就整养殖业来讲,药物保健会造成就整个地区甚至全国的区域免疫力低下,这也是大环境疾病泛滥的根本原因。

2、滥用药物,也是人类的慢性自杀:

既然药物保健是养殖业的慢性自杀,那对人类健康呢?看下面的详细分析。

在人的疾病治疗中滥用抗菌素药物的现象跟兽医差不多,既得利益者利用了医学的专业性和人们想当然的惯性思维,首要目的是赚钱,要赚钱唯一的方法就是多卖药,而且什么药贵就卖什么,而不是什么有效就卖什么,以至于出现东北某病人1天被打吊瓶好几吨的笑话。

药物保健的促生长效果,短期内是十分显著的,长期使用的后果是灾难性的。笔者通过对一些青少年儿童的观察,也发现两个类似现象。(1)经常感冒发烧,治疗期长;(2)有生长期几年身高、体重高速增长,却虚弱不堪;其中大部分有抗菌素药物滥用的影子。

    首先谈儿童的经常性发烧。儿童自身免疫机能差,内脏和免疫发育不完善,易感冒发烧。家长心急火燎,恨不得马上退烧、康复。通常是先自行服用大量退烧药和抗菌素,过1天还没好,就送往诊所医院,吊瓶几天。期间一些不良医生为求表面效果,赢得家长欢心,偷偷兑上免疫抑制药物或激素等,孩子马上活泼起来,食欲大增,家长长舒一口气,向医家投以感激的目光。经常这样搞的孩子,往往更容易感冒发烧了,打吊瓶成了经常的事。家长上火、孩子受罪,只能抱怨自己孩子太弱、传染病太猛。其实更大的灾害就是,孩子免疫发育被迟滞,可能害及一生。实际上医学实在是太专业了,人们吃的是无知的亏。就病毒性感冒来讲,总要经历一个过程,大约7-10天,抗菌素药物吃再多不能杀死病毒,短期内发烧,也不要急于退烧,体温升高暂时利于调动免疫机能来抗感染,发烧是身体的免疫反应。贸然大量药物退烧,破坏了这一过程。

    笔者提出两条建议请参考,(1)慎用退烧药和抗菌素等药物,给孩子免疫机能在抗感染过程中一个锻炼的机会,有利于促进孩子自身抗病力的增强;(2)不能偏重补营养,锻炼身体更重要,增加室外游戏和适当距离的跑步,锻炼心肺功能,促进免疫发育。北方的儿童不妨在低烈度风雪天里,适当游戏跑步,不要总呆在温室里。

再谈生长期身体发育过速问题。工业化使我们的营养条件大幅度改善,中国最近三代人的身高,每代提高10厘米,这是一个正常现象。但部分青少年身高、体重的过度发育却是一个病,里面有很大成分是滥用抗菌素药物的原由。笔者发现很多体重过胖、身高短期生长过快的孩子,都有嗜食鸡肉或鸡肉快餐的习惯,期间食欲非常好,连续几年到达1年长10厘米、1年长30斤的大有人在。笔者认为所有肉制品中,肉仔鸡中药物残留最严重,人吃后,间接起到了抗菌素药物促生长的作用。恶果也似一样,孩子的心肺肝肾内脏和免疫发育被迟滞,使身体发育偏重于骨骼和体重。成年后徒有一个虚大的外表,可能很早就易徇患心脏疾病、气血不足等,抗病力差。有成年人嗜食鸡肝、猪内脏等,若是药物保健养殖的,就极易诱发肿瘤等免疫危机症。

所以养殖业的滥用药物,间接的危害了人类的健康,再加上人类自己的滥用,不但影响人类身体发育、免疫健康,在治疗方面也引起极大的麻烦,如“超级病菌”事件,“耐药肺结核”等,如再不悬崖勒马,我们培养的“超级病菌”或许会成为我们自己的掘墓人。

五、坚决放弃滥用抗生素等药物,既是救自己,也是养殖业的社会责任。

世界上抗生素总产量的一半左右用于人类临床治疗,另一半用在畜牧养殖业。两个各异的抗生素消费渠道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滥用问题。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等专家调查推算,中国每年生产抗生素大约21万吨,其中9.7万吨抗生素用于畜牧养殖业

2000年以后欧盟等发达国家的科研机构在抗生素替代品上投入了更多的研究和经费,但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在一些单一的替代材料项目中有所进展,但从应用效果上看,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完全替代抗生素,更不用说超越抗生素。

通常生产中的环保理念往往悬在半空中,理念是好的,但实施起来,往往成本高、效果差。如很多污染企业的污染处理设备,成了应付上级检查的摆设。但真正要解决食品健康和污染问题,必须过三个检验条件:(1)必须有效,而且经得住时间的检验;(2)它必须成本低,投入产出有更高的效益;(3)必须与任何药物划清界限;否则务实的广大养殖场不能接受你,玩弄虚假早晚要败露,我们也就没有未来。

阿兰是新生态兽医理论的创始人,安全健康养殖的推广有如一场革命,任重而道远,决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但我们百折不挠、坚忍不拔、一往无前,直到最后的胜利。以前是这样,以后仍将如此,不达目的,绝不放弃。

为此我们也通过有限的宣传渠道,向全行业和全社会呼唤,唤起更多人的认识,召唤更多的志士同仁,加入到健康养殖的运动中来,希望能感召到更多的养殖场走上生态循环的道路,能产出更多的安全又健康的食品,贡献给更多的人!

六、反思:

1- 养殖场总是希望获得的效益,多赚钱。而“药物保健”到今天已经连所谓“眼前的效益”都无能为力了,为什么还要滥用药物?这不但是有如吸毒般的药物依赖性在作怪,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想当然的惯性思维”在作怪。“落后就要挨打,无知就要受骗”!所以普及基本科学知识,养成科学思维模式很重要。

2- 药物是人类科技伟大进步的结晶,正确使用它,则造福人类;滥用错用,则贻害无穷。好比是一把斧头,本来是发展生产的工具,用错了也能成为杀人武器。当前亟待解决的是要建立持中立立场的独立兽医制度。我们的基层兽医靠卖药为生,并不是水平越高越赚钱,而是卖药越多越赚钱。卖药也是哪个赚钱卖哪个,不是哪个有效卖哪个。医和药能分离最好。

3- 商业利益的引导:现代养殖业的发起,广大饲料厂商、兽药厂商、消毒剂厂商和疫苗厂商等功不可没。但目前养殖业的危难局面,与各方的错误引导也是有一定关系的,特别是兽药商的宣传引导。拿一个人药的例子来看,如:有网络文章指出,H1N1对人的危害并不大,但全球知名的瑞士某药厂所付顾问费的一些专家学者却在全球各大媒体发表文章,渲染夸大其危害、记者也积极报道,导致全球性恐慌,经过一段时间后,最终该病不了了之,死亡人数不及普通感冒的零头的零头。另外的一个结果是该厂的一个抗病毒药物却大卖特卖,效益可想而知。但据部分国内医疗机构后来对该病的治疗经验分析,该药的抗病毒效果远远不及传统中药板蓝根。但为什么板蓝根没有热卖呢?讲到这里,大家都心知肚明,还是利益在作怪。该国外著名制药厂在2010年就H1N1事件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点名批评。

本来欧洲国家禁止的抗菌素药物使用模式他们却在我国大肆兜售。他们编制所谓先进科学的谎言,蛊惑我国养殖多用抗生素一边不停地赚取我国的财富,一边摧毁我国养殖业的健康体系,将我国养殖业推向高风险崩溃的边缘,如同一场隐蔽的新鸦片战争。他们的惯用手法就是:不直接做产品广告,一方面捐助公益或慈善事业,然后通过大力投资和公关媒体来大力宣传,在我国民众面前展现一副慈善面目的伟大形象;一方面收买大量权威专家学者,到处游说,发表文章,大造舆论。甚至雇佣一些蓝眼黄发、外表文质彬彬的老外,在中国到处讲课兜售。如果其推广的是药物保健、药物促生长等,则是图财害命,我们权且称其为“高雅的野兽”。如有的专家教授拿着药厂的顾问费,那就不能指望他们发表中立的言论,要有所鉴别。

 

栾德乾2010年4月26日写,2018年3月26日修改于龙口)


《新猪刊》编辑部成员名单

顾问:栾德乾(阿兰教授)

主编:张景云

总监:张华

图文编辑:崔华如

编辑:山娜,郭凤丽,

栾世勇,张国红,刘晓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