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夕春:三阴性乳腺癌的靶向药物治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2:56: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肿瘤评论” 可以订阅哦!
胡夕春
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内科主任,上海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委、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乳腺癌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委、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评中心审评专家、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和姑息治疗委员会常委、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会员、上海市肿瘤化疗质控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乳腺专业委员会副主委、上海抗癌协会癌症康复和姑息治疗委员会主任委员等。


TNBC的相关信号通路和靶向较为复杂,目前,很多靶向药物在TNBC的治疗中已经失败。


PARP抑制剂研究
在II期临床研究中,吉西他滨+卡铂的基础上是阳性结果,但是III期结果为阴性。PARP抑制剂研究仍然在进行,主要选择的是有BRCA1/2突变的患者。PARP抑制剂的副反应较大,主要是造血系统和胃肠道反应,与化疗药物的反应重叠,所以研究的方向转到了维持治疗,奥拉帕尼就是在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中获得美国FDA批准。

EGFR抑制剂研究
无论是小分子TKI,还是大分子单抗,都可能存在希望,临床研究中有的会显示阳性,但是PFS的延长的太短。所以将来这一块的研究会很少。

抗VEGF药物研究
贝伐珠单抗对TNBC,如同对所有分型的乳腺癌一样,能够提高有效率,能够延长PFS,但是不能延长OS。胡教授表示,贝伐珠单抗在其医院应用还是比较多的,因为多数患者就诊时已经使用过大多数治疗方案。除了贝伐珠单抗,还有舒尼替尼和索拉非尼等药物在进行临床研究,但是希望不大。国内,胡教授主持进行了全国多中心的阿帕替尼II期临床研究,使用到每天750mg的时候患者耐受性较差,所以胡教授建议使用500mg,因为这个剂量在多数癌种中也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剂量。

虽然尝试了多种药物,但疗效并不令人满意,这可能是因为没有找到真正有效的作用靶点,我们对TNBC的认识,尤其是分子水平的认识还相当有限。TNBC可细分为更多亚型,如基底样1型、基底样2型、免疫调节型、间充质样型、间充质干细胞样型、腔面AR型。TNBC不同亚型对药物的敏感性不同,如对于基底样1型、基底样2型,铂类和PARP抑制剂的效果较好,对于腔面AR型,PI3K抑制剂和AR抑制剂效果较好。

免疫治疗关注TNBC,首先是因为,根据TCGA数据显示TNBC比非TNBC的PD-L1表达水平较好。其次,在TNBC细胞中,五分之四的细胞表达PD-L1。PD-L1是肿瘤细胞用于抑制免疫,所以阻断PD-L1后可以激活免疫。此外,突变负荷越大,抗原性越强,相比于ER和HER2,TNBC的突变负荷明显较大。TNBC亚型很多,最有希望取得突破的是免疫调节型TNBC。
肿瘤评论  阅读更多

乳腺癌辅助化疗:More or Less?

转移性乳腺癌原发病灶局部外科手术的疑问

乳腺癌辅助内分泌治疗和靶向治疗


长按下方二维码下载亦邻网APP学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