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哺乳动物对一群哺乳动物说的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4 15:55: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邻居的争吵声消失后

我开始写诗,开始把文字

自左至右排列在屏幕上

它们不会感到疼痛

虽然我有可能写下悲伤的句子

它们也不会感到伟大

因为我的手指始终孱弱

搬不动砖,也弹不了钢琴

它们就是一些普通的人

出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从更多人的面前消失

它们是没有翅膀的

也不会在黑夜里奔驰

它们和我一样,只能

在活着的时候尽量地呼吸

争取尽量活得长久些

 

 

 

这杯茶

 

半个小时前

我泡了这杯来自徐州的茶

我已经加过了水

但它还是和第一杯一样

只是我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杯

就像我知道我们

已经认识了二十年

我记得你年轻的样子

你在镜子里的样子

我甚至记得你希望的世界的样子

但是你已经变了模样

你的头发稀疏,眼光暗淡

你希望的世界

已经在这二十年间跌成碎片

这杯我喝过的茶

已经没了原来的味道

它已经凉了,在某一个地方

结成了冰

它的锋利足以割破皮肤

同时,它又是苦涩的

不希望被任何人发现

 

 

 

一个哺乳动物对一群哺乳动物说的话

 

我有点不好意思和你们说话

我的语调已经过时,或者说

有点像另一个朝代的语言

时代造就一切

也在摧毁一切

我的面容,我的目光

我的爱恨,甚至我的无聊

我的记忆

它应该和铁轨一样长

路过一个又一个长草的车站

饱经风霜,故事多多

但是它已经被火车甩在身后

只能听见越来越弱的震动声

而你们的声音也是风驰电掣

和开往上海的火车一样

只有“远去”这一个方向

此刻,我不想过多贬低自己

也不想向你们致敬

我站在2017年的这个夜晚

只是想对时间

表达一个哺乳动物的不满

 

 

 

热爱李志

 

热爱李志是我没想到的事

这个小我一轮的人

竟然写出了如此多操蛋的歌

这个属马的常州人马踏南京

我很晚才听见了

如此操蛋的马蹄声

从热河路,到洪武北路

从南京,到其它任何

人话可以降落的地方


我要推荐
转发到